=========
== gty ==
=========
You gotta go away to come back.

十年后,回望高考和高中的时光

2021 年的高考刚结束不久。趁今日有所闲,回望十年前我参加的高考以及高中时光,聊一聊现在的想法。

高考重要否?

在高考后的四、五年内,我对其的看法是比较消极的。很多不喜欢抑或不支持高考的人,大抵声称高考具有所谓“一考定终身”的属性。现在看来,这样的声明除了让高考的参与者更加焦虑外,并无实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在十年后的今天,我的心声是:高考非常重要。

我的故乡是射阳,苏北的一个小县城。倘若没有高考制度,我该如何同来自城市的视野更宽阔、教育资源更丰富的学生竞争?难道靠两千多年前的察举制吗。高考直接地帮助了太多背景各异的人通过一个非常公平的平台参与竞争。“英雄不问出处,富贵当思原由”。我甚至对高考充满感激。它给了我选择人生平台的公平机遇。

一考定终身否?

当然,我以上的见解始于一个非常宏观的视角。那么,于个人而已,高考当真定终身?我的答案是完全否定的。高考的失败无非是会让个人在某一阶段的资源和平台相对较少、略低。这不应该成为停止提升自己的理由。同样的,我没有硕士及以上学历,我的母校东华大学在上海是相对普通的“211”学校。这些是停止提高自己的理由吗。这些会影响我的人生幸福吗。自立者皆沉着,而浮扬之辈常循他人脚迹。高考对于很多人,乃至整个社会都非常重要,但它完全不会决定个人的一生。能决定你一生的,应当只有你自己的世界观,规划,和实际行动。

高中和高考

我就读的江苏省射阳中学是一个较封闭的高中。大部分情况下,我们每天早上六点一刻要到班级晨读,每周只有周日下午的半天可以相对自由活动。我通常都会和朋友打篮球。不幸地,在一次比赛中,我的脚踝严重扭伤。自那以后,我便有借口不再参加“广播体操”。在那段时间里,我开始了俯卧撑的锻炼。刚开始,我每次大概只能完成十个左右;十年后,在“居家办公”的条件下,我每天利用休息时间会完成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个。在高中前,我一直是个体弱多病,完全没有自信甚至主动当“跟班”以获取“融入感”的孩子。但是在高中之后,篮球,俯卧撑,以及同学间的友谊彻底改变了我。我一直都和很多高中同学保持联系。很多真诚的朋友都是在高中认识的。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会是个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人。

在高中,我的成绩非常不稳定,而且排名在中下游的次数居多。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我对说唱乐异常痴迷而完全忽视学习。我甚至完全不关心我的高考志愿和专业,因为我只想着去了上海之后就能进入说唱“圈子”。在十年前,中文的说唱算是非常小众的,完全比不上现在的流行程度。我在当时想方设法凑钱买话筒、买伴奏录自己写的歌,以及买移动硬盘存各种年代、各种艺人的专辑来听。高中三年,那个 64GB 的三星移动硬盘已经完全存满了。其实,很多歌词我并不是完全能听懂;我更痴迷的是制作人和说唱歌手能从非常简单的节奏创作出各种变奏和押韵。这一点和爵士乐是完全相同的,并且也可能是我如此喜爱 Lisp 语言的原因之一。这种对乐器、人声和节奏的敏感与痴迷,一直伴随我至今。

要说我人生的一大遗憾,就是高中时没认真学好语文。李敖先生说,我们要能赏析“好”的中文。当年教材里择选的文章恰恰很多就是“好”的典范。中文沉淀了上千年。“仁悌忠孝礼义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寥寥几字,“春秋笔法,微言大义”。可惜当年太幼稚了。不过,中文的学习确实有一种“先入为主”的理念。当年背诵的古诗词,我其实根本没有足够的人生经历去领会和赏析。到了十年后的今天,我真的很想去修一个中文学位。

除此之外,我也很遗憾在高中没能学会一些事情。比如理性规划与决定。又比如理财。这些高考不考的东西其实反而在生活中非常有用。也许在我们的家庭教育中,应当多注重这些方面。